中工娱乐

外卖小哥的权益谁来保护

来源:南方日报
2021-01-13 09:35:35

  43岁饿了么兼职骑手在送餐路上猝死,将骑手群体安全保障问题再次推到聚光灯下。近日,南方都市报实测多个外卖平台发现,几乎所有平台都在协议中强调,骑手与平台间不存在劳动、雇佣关系;除蜂鸟外,其他平台为骑手投保金额均为3元。

  外卖员自行注册成骑手,无需受雇于固定用人单位,上班时间自由,薪资随时提现,这是一种典型的“灵活用工”模式。并不如一众网友所痛斥那般,“灵活用工”实际为政策所支持,具有相当多优点:一方面,社会上闲散的劳动力资源得以跨界整合,有利于解决就业问题;另一方面,企业临时性、辅助性、替代性岗位得以补缺,有利于缓解“用工荒”。可以预见,随着各种新业态不断涌现,“灵活用工”模式将越来越流行。

  新事物的成长必然伴随着磕磕绊绊。外卖员猝死事件,显然让人们意识到了“灵活用工”的缺陷,即缺乏有针对性的保护。在一些行业,风险和收益可能成正比。但在外卖行业,风险被放大到了极致,在精致算法的逼迫下,外卖员在车流中逆行成为常态,横穿马路亦是屡见不鲜。相对的是,外卖员权益却被压缩到了最小,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“五险一金”,也不太可能主动寻求社保等保障方式,只有一笔意外险作“救命钱”。

  在这起猝死事件中,最令人痛心的,恰恰是作为基本保障的3元意外险,竟也被一些平台以服务费之名克扣。有网友曾去查看猝死外卖员的保单,结果发现只有1.06元用来投保,剩下的1.94元不明去向。个别企业茹毛饮血、敲骨吸髓的嘴脸可见一斑。当前,我国餐饮外卖交易规模正不断增长,外卖平台作为行业发展受益者,理当对骑手多一些关爱。一些企业不但不履行社会责任,反而用尽手段行克扣之实,岂不让人寒心?

  根本解决之道,是既要承认“灵活用工”,也要想办法减少“打零工”风险。3元保险费事件之后,饿了么宣布将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提至60万元,可以看作是对压力的反馈,是往前进了一步。有的地方则试图从机制保障上破局,如近日浙江强调“制定和完善数字经济新业态从业人员在工作时间、报酬支付、保险保障等方面规定”,就被解读为没有劳动关系的用工也可参加单独工伤保险,或更有助于解决权益保护问题。

  说到底,外卖员是一份工作,外卖小哥是千千万万劳动者中的一分子,他们用辛勤和汗水,为城市的正常运转作出贡献,他们也用自己的双手,践行着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”梦想。他们也应该和千千万万劳动者一样,得到合理合法合情的权益保护。健全政策、服务、保障体系,不妨进一步从实际情况出发,既审慎包容对待“灵活用工”,同时也要提供更加灵活合理的权益保障方案,让外卖小哥能慢下来,从容一点。(王庆峰)

责任编辑:李方

媒体矩阵


  • 中工网微信
    公众号

  • 中工网微博
    公众号

  • 中工网抖音号

  • 中工网头条号

  • 中工网快手号

  • 中工网百家号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20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扫码关注




中工网抖音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×
博评网